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六十年滋兰树蕙 一甲子桃李芬芳
——淄博十一中六十年校庆征文选登
2016-12-23 09:46:51 作者:
字号:   打印

 

 

 

 

  校园里的丁香
  □初83级1班 高86级4班校友 隋旭光

   在这北方小城的繁华地带,拥有一片知名的商业区,整日车水马龙,人流不息,闪烁着都市霓虹,喧嚣着叫卖声声。
  这里,对,便是这卖场、食肆及歌厅坐落之处,曾是山东省淄博第十一中学的校园。
  1983年的秋,开学。初一一班班主任贾德祥,一位白发苍苍的长者。原以为,这会是一个之乎者也的老叟。不想,贾老师教的却是代数,工整的板书,不躁的节奏,幽默的言语,常把一堂索然无味的代数课讲得生机盎然。
  转眼,冬了。校园里的第一场雪,是叫人惊喜的。不过半节课的光景,屋子白了,操场白了,教学楼下的小树林白了,整个世界都白了。我们冲出课堂,只为抄起一把白雪,砸向另一个同学,随即便是哈哈哈地一阵坏笑。
  外表淡黄的教学楼,墙体已然斑驳。小树林叶黄叶绿,叶落叶生。熬过秋冬,迎来馥郁。我才知道,这原是一片丁香,雪一样洁白的丁香。上课的时候,透进教室里的不仅是旭日阳光,常会随着阵阵暖风,飘进淡淡花香,这段距离不近,亦不远,春色正好。
  课后,我便去看丁香。枝繁叶盛,不藤不蔓;细蕊薄瓣,不娇不艳。摘得一片丁香,学做吹起蒲公英的样子使劲地吹远,幻想这吹落的花瓣落地生根,多少年之后,又会是一片丁香。
  中学时代的快乐,简单得清纯透明。
  那年那月,学校没有学生食堂。学校正门对面有一间火烧铺,每到上午的大课间,学生们做完广播体操就蜂拥出至,去到火烧铺疯抢6分钱一个的肉火烧,只用黄草纸半裹一下,便迫不及待地狼吞虎咽。
  那年那月,各个班级每年会组织春游,看过黄河,爬过泰山,没有人担心这安全那风险。老师们决不是没有风险意识,而是从老师到学生,知道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
  那年那月,学校整修操场。学校把任务分配到班级,老师把任务分配到小组,学生们一个个就像是领到了圣旨,借锨借镐借三轮车,没有一个人讲条件,没有一个人讲困难,在劳动中受了伤,磨破了手,也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叫委屈。
  那年那月,曾经喜欢着同班的一个女孩。女孩出身书香世家,秀外慧中,每每故意从她身边走过,便觉她一如这丁香般迷人。于是我便常去丁香林,拾得片片丁香花瓣,夹在书里。
  学生时代的喜欢,是极简单的。课间,我常会伏在窗户上向外看,有时候,是看她跳皮筋,有时候,是看楼下的丁香。看到了,便是喜欢。
  很多人喜爱那一簇丁香,无数的诗情画意与丁香有关。戴望舒在雨巷里,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于我而言,每次打开课本,在看到丁香花瓣的那一瞬间,总能够勾起我心中求知的欲望。于是,我便开始发愤追逐时光。
  毕业,没有贴心掏肺的表白,没有彼此执手承诺的誓言,只把夹有丁香花瓣的日记本,装进远行的背囊,亦把一生中那段最稚嫩的爱情,珍藏在心底。
  一年一年过去。世纪初,母校迁至淄博高新区,校园里的那片丁香林,早已被商地覆盖。朗朗的读书声早已不再,淡淡的芳香,却仍埋在心底。
  一晃,毕业三十年。又是一个丁香盛开时节,十一中初八三级一班师生聚会,贾德祥、刘振萍、李好忠老师应邀而至。贾老师依然白发苍苍,刘老师、李老师身上亦能看到吉祥福态。齐聚一堂时候,我想起母校的那片丁香林,风雨中,一个少年拾得无数飘落的花瓣,虔诚地举起,由它随着风翱翔,余香在手,更在心里。
  时光能够令人淡忘太多太多。忘不掉的,是学子对母校的深情,是朗朗书声,还有,校园里的那片丁香。

  壮心不已 老树开花
  □淄博十一中退休教师 马汀

  说起牟老,既是我的老同事、老领导,又是耄耋之年的同道挚友。牟同先生于淄川区罗村镇邢家村,1945年参加革命,一生从事教育工作。至1975年调任淄博十一中副书记、副校长直至离休。多年来,我很为他老两口情深意笃的执著精神所感动。特别是近几年,他以年近九十高龄,还不遗余力地以诗文总结自己的一生,努力关注着四世同堂的晚辈,热情洋溢地待人接物。
  首先,他待人诚挚深沉,情深意笃。且看他在《庆祝雨萌贤兄九十华诞》中说的,“四十年代喜相聚,七十春秋情谊笃。”实在难能可贵!陈雨萌、牟同先二老,大半个世纪以来,始终是“牵肠挂肚情如初”、“情丝万缕叙心曲”,情深似海,天地可鉴。因此,二老相继迎来九秩寿辰之际,相邀“再盼期颐共庆祝”。这是情谊的结晶,共同的祝愿,也是所有人的祝福。正如他的学生刁立柱先生《写给恩师——恭贺牟同先老师九十大寿》的结语所言:“寿比南山不老松,圆梦之旅助扬鞭。”这是牟老一生赢来的同道、挚友、晚辈的共同心愿。
  牟老对自己的亲人晚辈更不是一个“情”字了得。那简直是呕心沥血、披肝沥胆。先看他对相伴终生的老伴,他写了一首古风《刘淑兰》,历数其从坎坷艰窘到颐享天伦的一生。“十六嫁到牟家门,种地吃穿一身担。上敬二老心意到,下看小姑到成年。一家老小心意足,四世同堂心中甜。夕阳余晖光普照,康康乐乐享天年。”他又以《庆结婚七十周年》(1944——2014),做了具体生动的高度概括:
  媒灼之言结良缘,辰寅好合白金年。
  磕磕碰碰交响乐,唠唠叨叨乐陶然。
  少时不知情和爱,老来相伴分舍难。
  心旷神怡天伦乐,子孙满堂谱新篇。
  这些都是他的家人亲朋、学生挚友所见证钦佩的。所以,刁立柱先生《写给恩师》赞叹,“相濡以沫七十载,白金婚庆喜相连。功不可没贤内助,夕阳偕首仍共勉。”也正如《淄博晚报》为牟老夫妇所发的专题报道标题所言:“老夫妻七十年,相守情比金坚”。
  再看他对四世同堂的重孙辈,无论嫡孙外孙,不管男仔女娃,都时时关怀备至,一一写诗赞扬。而且,每每都与我交流切磋,让我分享他的天伦之乐。所以,我有幸先睹为快,观察体验一位耄耋老人的心血、感情和精神。
  先看他对远在新疆的重孙容儿的《寄语容宝宝》,赞曰:“戈壁滩上一明珠,玛纳斯(河)与淄水通。石河新城连般阳,容儿堪比小罗成。”又无比感慨,“天山雪莲娇且壮,万里牵动祖孙情。”每时每刻都是“容孙萦系在心间,常对荧屏话心声。”如此深情是时空所难以隔断的。
  对其身边的重孙女,则赞许“腾空蛟龙降人间,才女名字叫婧萱。”而对重外孙女王艺涵,则夸赞,“好吃好玩先让人,从不自私独占先。”视重外孙白宗顺,“‘山君’生来体优壮,威风凛凛虎进门。”在老人的眼里,总是一片生机勃勃,万紫千红。
  他的《女儿赞》,既夸赞女儿“保身胜过小棉袄”,更饱含着浓重的幸福感和宝贵的长寿秘诀:“身心和顺幸福乐,乐观长寿比蜜甜。”
  牟老的长寿秘诀更在于他深厚的内动力。他在《老年大学》诗中总结说:“人说六十不学艺,白发攻读神更爽。”是的,他在离休之后,就在老年大学学过书法、烹饪等技艺,并且力主实践。他曾在挚友陈雨萌盖房时展示厨艺,颇受赞赏。今年春节,他还亲手做了两锅酥锅全家共享,而且,亲自送上门来让我们品尝。如此之举,不一而足,着实令人感动。
  牟老一贯坚持“活到老学到老”、“生命在于运动”的信条。他至今酷爱读书、藏书,认真研读。他发现几个齐国典故是一般成语词典找不到的,便辗转查询到“打牙祭”、“孺子牛”、“二百五”、“吃醋”等八个典故的出处细节。就“吃醋”一典的渊源,他又从张福信编著的《淄博赋析注》中考证到房玄龄祖籍清河郡,生于济南章丘,成长于齐州临淄,葬于陕西等细节。最近,他还为了弄清家乡淄川罗村一处有关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避难的遗址,自己列出调查纲要,不能亲临考察,便让外孙白涛按图索骥,寻访了当地不少老人,写成了2000多字的《赵到沟的故事》。他又回忆整理了《罗成的故事》、《锦川河之光》、《淄砚的历史》等史料。他正在筹划着一本《心语集》,我们殷切地期待着早日问世,更为他这种执著追求、永不停歇的精神所感动。
  就其日常生活也堪为耄耋之人的榜样和楷模。老两口都有腰腿疼病,但他们每天都坚持在楼区散步锻炼。老伴推着童车当拐棍,牟老拄着拐棍艰难行走,从不间断。牟老耳朵背,他说话更加声如洪钟,而且滔滔不绝。我很为他这种“不用扬鞭自奋蹄”的精神所鼓舞。
  牟老一生耕耘在教育园地里。他在《园丁乐》中总结道:“四十三年播云雨,苦中有乐心内甜。”但他也经历过“浴血奋战斗敌顽”(《长秋村》)的岁月。所以,他早年的学生孙树木(原淄博师专校长)有诗赞曰:“烽火敢参斗敌顽,般阳立校首创前。呕心育人师楷模,德高望重似先贤。”这是最公允的评价和赞颂。
  牟老是一位离休老干部,也是一位始终如一的教书育人的楷模。而且,坚持“离而不休诗寄情”(刁立柱《写给恩师》),始终自励自勉,“老骥伏枥夕阳里,喜看玉兔上青天。”(《园丁乐》)

  这片美丽的土地
  □高50级10班 宋英杰

   当银白月辉沁浸鉴心湖的湖水,细细的绵雨婆娑齐贤亭檐;当晚风不知掸拂生态园的几片落叶,星辰明澈了升旗广场四边,我想,我爱上了这片美丽的土地。
  ——题记
  所遇同窗
  从一号楼到三号楼的征程还显得有些遥远,缘分缠绕指尖,故事已然不浅。
  同披萤黄铠甲,不语笔战桌间,犹记那段日子,值周老师的巡查总是很严。看到操场上恍惚飘过的身影,脑海中不知忆起曾全力奋斗的谁,亦或是开幕式上共跳的那支舞,宛转流年。在食堂里是同学们挽着手去买的饭,还记得你说的,盛饭的阿姨总让你觉得很亲切……
  有人说,“同窗是拥挤的人群中,不需寻觅就能捕捉的背影;是嘈杂的操场上,不需分辨就能感知的声音。”是啊,你们恣意渲染了我的高一青春,愿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所见之师
  “不计辛勤一砚寒,桃熟流丹,李熟枝残,种花容易树人难。”
  已不算初初所至,却亦会犯种种的错。始悟他用经验许下的预言竟如此应验,不觉汗颜。他总会匆忙地来与去,是在为我们忙前忙后,“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谢谢你,老班。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美丽的眼睛。”我怀一颗热爱语文之心,幸运地成为了你的课代表。我忘不了,笔下的花苞在你的循循善诱下悄然盛开;我忘不了,小错之后你的贴心体谅。忘不了你偷偷塞到我手里的那块小点心,忘不了耳畔萦绕着的那句“辛苦你了,我的课代表”。那一偏头的惊艳,温柔了我的多少时光,谢谢你,语文老师。
  所进之校
  我始终相信缘分早已注定,注定在进校门的那一刻,注定在走入班级的那一刻,注定在那个校服总要多开一颗纽扣的季节与你邂逅。
  像一个长辈,将要护佑我前往梦想的方向,而今你要六十岁生日了,我们怎能不欣喜若狂。这里有我流连的美景,共奋斗的同窗,老师的悉心教导,“优秀就是一种习惯”的目标。
  我们在海棠园的春天种下希望,未来总有一天会收获缭绕芬芳。就像之前的学姐学长,在国内外创造不同的辉煌。而终将记忆深处,是我们总也忘不掉的,那个叫做淄博十一中的地方。

  我爱上了这片美丽的土地,不仅有曼妙怡人的风光,还有你们的美好,还有红黄绿校服的羁绊牵绕。
  ——后记

 

  始忆·校庆
  □高49级1班 朱啸龙

   金陵满昼,圆心初露,龙舟暂伫,欲说还何处?柳泉畔,兰雁飞度,星门向天柱。尔来南北东西,朱阁参差戍。千回转,临经幽独,红萼花千阑珊树。凭栏槛,望中文沁路,小池乎?悬木涧涧,沉鳞碎碎浮。共剪湖楼画亭烛,燎书炉,熏香漫齐鲁!
  书生才子,莫吟空赋,青鳞凝路,但忆留仙驻!一甲子,曾几回首,多少风和雨。待日来雄五洲,星君伴五福。韶光度,暗流差互,窈窕绯红争无数。惊世语,耀毓秀学府,往回复。伏虎傲啸,煌煌撼东土。一叹鸿景怎能无?驾龙驹,三千天涯路!

  你好 十一中
  □高50级7班 李功政

   你好,十一中。
  第一次遇见你,是两年前,正值盛夏,烈日炎炎。
  那时,是初三时的小中考。怀着忐忑与焦虑,毫不走心地翻阅着一份份资料,被大门隔绝在外,而我,也庆幸于无法进入。准备就考的我,站在你的门外,站在宛若你的护卫般的翠树下,禁不住好奇地向里探望。视野被层层针叶遮掩,笼覆着,压抑而又迫切。
  那时,第一次知道高中的校园是那么的广阔。轻装上阵,依依惜别手执的资料,缓缓走入你的世界。一号楼、二号楼、三号楼……在慌忙中,只得匆匆览过你的面容,蓝瓦白墙,淡雅而又清素;小池流水,静谧而又和谐。
  时间的流水缓缓流淌,我顺流而行,又一次与你相遇。
  中考,他们说,这不能决定命运,但这是改写命运的时刻。那天,时阴正好,阳光正暖,万里晴空下,我又一次遇见了你。因为你的平易近人,放下了紧张与焦虑,带着打量的眼光环视着你,欣赏着你。这时,才懂得你的广阔,你的宏伟。紧张的中考在交卷时结束,之后,我逛遍了你每一个角落。从幽谧寂静的小竹林到广阔的篮球场、操场,每一丝神经都似被你所震撼,渐渐平稳了每一个躁动的细胞。
  最后一天下午,与你别离,没有太多情感,你不过是我生命中稍染淡墨的一笔。走之前我不过是又环顾了你的面容。再一次踏入那个如同秘密花园般的小竹林,有一次坐在池边,坐在亭里,静看流水缓缓流淌,仿佛天地间只余你我,没有喧嚣,没有纷杂,就像是你本就该如此般淡雅清素。
  时光荏苒,距离中考已经过去好久了,我又再次踏入你的世界,留下我的足迹。
  你好,十一中,我来了,我的人生将打上你的印记。
 

  60载春秋 60年辉煌
  □高50级14班 乍鑫雨

  60年前
  您怀揣着众人的希望来到这世界
  没有光鲜的外表
  没有艳丽的服装
  只凭借一颗淳朴的心
  坚守着只为教书育人而生的信念
  依然矗立在自己的一方土地上

  不曾有过疑惑
  如此执着的结果是什么
  您只是相信
  学子能够实现梦想
  便是最好的报答

  书声朗朗
  卷气飘香
  莘莘学子沉浸在知识的殿堂里
  憧憬着未来的摸样
  当初 是您
  用宽广的胸怀容纳了这群不谙世事的孩童
  如今 又是您
  为我们明确了做人的方向

  时代的更新改变了您的容颜
  却无法让您将使命遗忘
  走过了60年的风雨征程
  那份最初的执着如今已成为不可撼动的信仰
  多少个日夜风雨无常
  轮回的四季您一如既往
  从此
  我们沾染了您的气息
  继承了你的倔强

  60年前 您背负着众人的希望而生
  今天 您依然承载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梦想

  如果有一天离开这里 我依然会记得
  有一座殿堂——母校
  那里书声朗朗 卷气飘香

 

  淄博十一中六十华诞颂
  □淄博十一中退休教师 张峰山

  兴学共青南营村,建校及今六十春。
  几辈园丁倾心血,数届学子建奇勋。
  桃李九洲竞才华,弟子四海展风韵。
  欣逢盛世业兴旺,喜奔小康志奋进。

 

  六秩风华忆恩师
  □淄博十一中学初74级 高76级校友 张增

   读2016年11月15日的《淄博日报》,有一篇《老风玉声自激扬》的文章,仔细拜读,原来是老师哥柴洪德先生为纪念淄博十一中学六十周年校庆撰写的回忆马汀老师的文章。我从柴师哥的字里行间,很快找到了我中学时代的感觉。脑海中,很自然地忆起我在十一中学求读时的一幕一幕,特别是对班主任马汀老师的记忆愈发明晰……
  我是初74级、高76级的学生。说实话,马汀恩师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怎么美好。满腮胡渣,呆板的中山装,沾着泥巴的黄军鞋,骑一辆缠着胶带的大金鹿,30岁出头的人脸部更显出时光的痕迹。与时任副班主任,英语老师教体育的李建德老师和马来西亚归侨,教英语的黄良众老师相比,确实有点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喜欢马老师,越来越尊敬马老师,以至于已年近六十的我,仍然在谈起马老师时,一种敬佩之情油然而生。究其原因我想至少有二。
  一是马老师不误人子弟。敬业爱岗,传道解惑,是老师的天职,但在那个年代,能做到尽职授课实属不易。“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击右倾翻案风”等名目繁多的政治运动一浪高过一浪;批“克己复孔”、批“马尾巴的功能”等名词更充斥在课堂之中。许多老师都不敢认真教学。但马老师却反复告诫我们班的同学,学生当以学习为主业,书到用时方恨少,而且竭尽其精力,循循善诱学生们提高自觉学习的热情。隽秀的粉笔字,丰富的历史典故,无不显出这位文革前大学生的真才实学。待到我们毕业之际,正赶上恢复高考之时。当年十一中应届毕业生共6个班只考取了7名本科生。我作为班级的团支部书记,与班长刘春生双双被录取本科医学院,同时还有4名同学考入中专,成为被录取学生最多的班级。学生以良好的成绩回报了马老师呕心沥血的付出。今天,我已成为一名国家三级主任医师,要不是有当年马老师和十一中学的培养,我岂能有今天?
  第二,马老师爱学生如己出。那个年代,师生关系有点不太和谐和友善。黄帅、张铁生是学生的偶像。很多学生以批“师道尊严”为荣。作为刚出“牛棚”的马老师,却能深明大义,对待每一位同学都不抛弃、不放弃,真如父母般呵护,从而我们建立了良好的师生关系。记得有一年冬天,我们班同学去位于南定翟家村马老师的老家参加与村民的联欢晚会,那时上有老、下有4个孩子、对象又没有工作的马老师生活相当拮据,可马老师还是尽其所能,给我们拿出最好的饭菜招待我们。正是有了和谐的师生关系和正能量的班风,我们班文艺、体育样样不落后。毕业时的联欢一直持续到今天的同学定期聚会。所以我一直谨记马老师的耳提面命:团结出成绩,团结就是力量。
  正是有了无数敬业的马老师们,我们淄博十一中学才人才辈出,桃李满天下。正是有了十一中良好的文化传承,我的母校才屹立在淄博大地令学子们骄傲。愿我的母校明天更美好。

        责任编辑 毕捷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近日,在中国共产党建党97周年来临之际,桓台县老党员、剪纸非遗传承人赵兴社应邀走进城区街道办云涛社
由李人凤教授“游击战术”,由陈梅川教授“民众组训”。当时,军训团原定训练3个月,因日军侵占周村、张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