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侯杨砚辗转600年 最终归国家
2017-12-01 08:51:27 作者: 伊茂林
字号:   打印

  ◎承载《桃花扇》主要人物侯朝宗、杨龙友的一段情谊

  ◎记录赵执信寓居江南、率真交游的一段往事

  ◎见证淄博、苏州两地文人雅兴的一段联唱


  11月30日上午,在黄金国际寓所内,今年85岁高龄的博山区离休干部张志中及夫人韩玉兰了却了一桩心愿:将珍藏近半个世纪的一方砚石“侯杨砚”捐献给淄博市博物馆永久收藏。至此,这方存世近600年,曾辗转于侯朝宗、杨龙友、赵执信等文化名人之手,见证过明清更替的端石小砚,终于揭开它的神秘面纱,缓缓释放出它承载的人文信息,仿佛在诉说一个个跌宕起伏、瑰丽沧桑的传奇故事。

  存世600年的古砚


  这方砚石有铭文十七个字:“衔日吐月,排云冲斗。宣德岩石。贻龙友,朝宗。”它取名“侯杨砚”,就是因为铭文中有“贻龙友,朝宗”的字样。侯、杨,指的是明末清初活跃在江南一带的文化名人侯朝宗和杨龙友。他们与李香君一道,都是文学名著《桃花扇》中的主要人物。

  《桃花扇》是清代著名传奇剧本,剧作家孔尚任通过侯朝宗和李香君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表现南明覆亡的历史。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实人实事,有凭有据,男女之情与兴亡之感都得到理性升华。因为《桃花扇》的盛名,侯朝宗、李香君和杨龙友都广为人知。

  昨日记者在捐赠现场看到,砚石呈现一对鸲鹆眼,石质细腻,显猪肝色,是正宗广东所产端砚,而端砚又被列为中国四大名砚之首。铭文中有“宣德岩石”,宣德,是明宣宗朱瞻基的年号(14261435),可见这方砚石已存世近600年。

  这方存世近600年的砚石是怎么来到淄博的?它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我们以昨天的捐赠为端点,溯流而上,穿越时光隧道,还原它的一路坎坷。

  报答关照的赠送


  这方砚台的捐赠者张志中,离休前曾供职于博山区人民政府、区政协,这是他与夫人韩玉兰珍藏多年、视如生命的文物。这方砚台怎么到了张志中手中?那是景介忱的夫人送给他们的。景介忱又是谁?

  景介忱是位老革命,上世纪50年代,曾任博山区文化馆馆长,与同在博山工作的张志中熟识。虽是老革命,但景介忱出身不好。在那个看重出身的年代,景介忱的遭遇磕磕碰碰。“文革”期间,他受到种种迫害,不幸去世。景介忱去世后,他的夫人生活艰难。张志中、韩玉兰夫妇给了景介忱夫人力所能及的关照。

  考虑到自己年事已高,身后又无子女,有一天,景介忱夫人拿出一方砚石对韩玉兰说:“老景一生爱好文物,这是他花两块大洋从赵执信后人手中买的,是他一辈子的宝贝。你家老张也是个文化人,就送给他吧,报答你们对我的关照。”

  张志中见到这方砚台后非常喜欢,一是承载着老友景介忱的情谊,二是听说来自赵执信后人,上面的铭文更是透露出它非同一般的经历。

  赵执信将“侯杨砚”带回博山

  提起赵执信(1662-1744),这是清初诗坛一位充满传奇的人物。赵家是博山名门望族,赵执信17岁中举人,18岁中进士,才华横溢,风流倜傥。谁知28岁那年,他祸从天降,因皇后去世尚未“出服”,他与朋友观演《长生殿》被革职。从此,赵执信书剑飘零,浪迹天涯,创作了大量反映现实的诗歌,成为清代八大诗人之一。

  赵执信在江南苏州、常熟等地生活了二三十年。在苏州结识了一个叫陆其清的人,陆其清喜欢收藏砚石。赵执信与陆其清谈得来,成了好朋友。陆其清就送给赵执信一方砚台,据说正是这方“侯杨砚”。

  赵执信晚年叶落归根,此砚随之带回博山。他还写了一篇《藏砚记》,收入他的《饴山文集》。该文只字不提侯朝宗赠杨龙友砚台之事。张志中的理解是:杨龙友作为抗清不屈而死的人物,他的遗物在那个年代属“禁物”,赵执信不提,是担心节外生枝,因为他对多年前的“长生殿案”仍心有余悸。

  赵执信将“侯杨砚”带回博山,又过了200多年,被博山区文化馆馆长景介忱收藏,后来又到了张志中手中。

  侯杨情重如山的象征

  “侯杨砚”的“内在美”胜于“外观美”。铭文属篆隶体,明亡后,侯朝宗为赵孟頫的管夫人画竹卷题跋,起、行、收笔均含篆隶味,可证此铭文是侯朝宗自书自刻。

  侯朝宗1638年去金陵参加乡试,结识李香君。1642年,他流寓江南,冬日始转金陵。此时,正好杨龙友由永嘉赴金陵任,两人相见甚欢,侯朝宗赠杨龙友砚台应该就在此时。可见,“侯杨砚”是侯杨二人情重如山的象征。

  杨龙友喜得侯朝宗赠送的古砚,十分珍惜。可惜,那是个兵荒马乱、哀鸿遍野的时代。“侯杨砚”最终流落民间,大约杨龙友过世四五十年后,被苏州嗜砚成迷的陆其清收藏,陆其清又将此砚转赠给博山人赵执信。

  由于年事已高,张志中已经不能流利地表达藏砚的经历。他的儿子张洪健介绍说,很多年里,父亲从来不提这方砚石,也极少有人见到这方砚石。直到1997年,父亲才陆陆续续讲了砚台的来历。

  为什么直到1997年?这一年,张洪健到苏州看望父亲的好友徐植农,临别时,徐植农对张洪健说:“你父亲那里藏着一方砚石,是个大宝贝。”张洪健回家就问起此事。

  吴齐子的吴齐情

  徐植农是苏州人,早年毕业于东吴大学(今苏州大学),解放后在淄博从事教育36年,桃李遍天下。苏州属吴地,淄博属齐地,徐植农对两地都满含感情,他自号“吴齐子”,对淄博和苏州两地的文化交流不遗余力。

  徐植农与张志中是挚友,曾被邀入室赏砚。徐植农离休后回到苏州,张志中藏砚的事不胫而走。1988年,苏州沧浪诗社王西野、江波、徐植农、上海诗人田遨等同访淄博,在张志中家观赏了“侯杨砚”。他们对砚石的别致造型、古朴铭文赞叹不绝,也为侯朝宗、杨龙友、李香君的不幸命运感到惋惜。上海诗人田遨当即以“卖花声词”一阙咏之。回到苏州,又组织了一次“卖花声联唱”。参加联唱的除参观者外,还有吴频迦、朱齐良、王也六、王白坚,陈少平、谢孝思等共三十余人。“卖花声联唱”最终形成一份长卷,记载了1988年的那次赏砚、吟咏。昨天的捐赠仪式上,同时捐赠的就有这幅长卷。

  共享共赏,这才是最好的归宿

  2012年9月,记者在苏州采访徐植农 (晚报记者孙文昭 摄)


  在昨天的捐赠仪式上,张志中的儿子张洪健说,父亲深明大义,常说“共享胜于独享,享有何必占有?”父亲的想法就是有生之年,看到这方砚石能够捐献给国家,让它有一个好的归宿,能为更多人了解它、欣赏他。

  淄博市博物馆馆长王振华在捐赠仪式上,高度评价张志中、韩玉兰两位老人的高风亮节,并承诺将为此砚布置专门的展厅,早日让这方充满灵气的文化名砚与公众见面。

  在这里再多说几句,徐植农对淄博、苏州两地的历史文化名人多有研究。2012年秋冬季节,《淄博晚报》曾推出“千里追寻秋谷高风纪念赵执信诞辰350周年”大型人文策划。当年9月,记者在苏州采访徐植农时,他讲述了赵执信在苏州的生活和交游。

  今天是12月1日,按照公历,恰恰是赵执信的诞生日。1662年的今天,他就出生在博山的一个文化世家中。今天,在他诞辰355周年的日子里,人们从报纸上看到他从苏州带回博山的砚石归宿博物馆的消息,冥冥之中,这真是个巧合!

  对张志中而言,他更感谢景介忱。捐赠的前一天晚上,他对儿子说了一句话:“景馆长可以瞑目了。” (文/图晚报记者伊茂林) 

        责任编辑 刘洋
  • 相关新闻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日前,高青县第一家冬季垂钓园落户青城镇豆腐陈村,这是高青县新型职业农民的又一创业项目。据了解,今年以
“创新无非理念、材料、技艺3种,我正在构思将陶瓷与琉璃相结合的艺术,现在已经有了初步想法,或许可以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