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
山西被挖眼男童将进京读盲校 与大伯家亲情依旧
字号:     打印 2014-02-20 15:39:35 作者:

 

 

儿子移植义眼后,王文丽每天都要给斌斌清理眼部卫生

 

 

看不见散落在桌上的棋子,斌斌只能靠手去摸,但也乐在其中

 

  陌生人已让小斌斌变得谨慎。

  尽管已相处了一个下午,但面对记者去院中玩耍的请求,7岁的他还是骤然警觉——站在门口,双手拽着门帘,只探出半个脑袋,侧着耳朵四下搜寻:“妈妈呢?”

  直到母亲回到身旁,他才肯进入院子,又跳又笑。

  去年8月24日,山西男童小斌斌被骗至野外,被人以残忍手段伤害致双目失明。虽已移植义眼,却终究无法重获光明,事件带给他心灵的创伤不言而喻。

  但他已走出阴霾,不再询问“为什么天总黑着?”会听电子手表报时计算时间;会准确心算五百以内的加减;会独立吃饭;会提醒接受礼物的姐姐说谢谢……

  接下来,斌斌又该如何开启新的生活?

  “斌斌想去北京读盲校。”斌斌的母亲昨日透露,她即将带着斌斌来京办理相关手续。

  关于视力 导盲设备 将助斌斌绕过障碍物

  2014年2月14日,山西汾西县。

  《法制晚报》记者敲门进去,斌斌正坐在舅舅家的沙发上,用手将散在茶几上的军棋棋子一块块往盒子里垒。若不是他始终飘向前方的目光,他看起来就是个正常孩子。

  只有凑近了,才会发现,他长长的睫毛下,双眸显得有些呆滞。眨眼频率也降为半分钟一次甚至更久。

  在这乌黑眼眸的背后,依然是无尽黑暗。

  听见母亲王文丽介绍,斌斌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笑着与《法制晚报》记者打招呼。此时,距其在深圳接受义眼移植手术,已有157天。

  “斌斌现在恢复得很好,只是要保持眼部卫生。”王文丽说,移植义眼之后不需要口服药物。只是早晚都要给斌斌滴一次眼药水,并且要经常用棉棒蘸着清水给斌斌清理眼部的分泌物。唯一需要注意的是,要防止孩子感冒和上火,否则会引起眼部分泌物增多,斌斌会感到不适。

  如果不出意外,今年夏天斌斌将再度前往深圳安装导盲仪。

  对于这样的仪器,王文丽也只能描述个大概:“在斌斌的额头和舌头上安装个装置,可以刺激大脑。比如说面前有堵墙,大脑就能感应到,斌斌就能绕过去,但眼睛还是没有光感。安装导盲仪不用手术,只需要培训,至于具体在哪培训,我们也不知道。”

  关于心态 走出阴霾 对生人心存警觉

  时至今日,王文丽和丈夫郭志平,从来不忍告诉斌斌他的遭遇意味着什么。但他们坚信,“孩子已经大了,他自己知道发生了什么。”

  事发最初的那几天,躺在山西眼科医院病床上的斌斌曾问母亲:“几点了?天为什么是黑的?”

  王文丽说的出时间,却无法告诉儿子“天黑”的真相。

  直到事发五六天后,斌斌的情绪渐渐平复。然而在深圳期间,斌斌又曾问起“这里为什么这么黑?”王文丽夫妇依旧无法作答。

  母亲两次都答不上来,斌斌再没问起有关“天黑”的事。周围的亲属也小心翼翼,从未有人在他面前提及当初的意外。

  “以前的事不想再提了,对孩子也是一种打击。”王文丽说,现在他们只想着怎样照顾好斌斌,怎样让孩子健康长大。

  在王文丽夫妇看来,斌斌已经“走出阴霾”。一旦有人对斌斌说起当初,斌斌就会变得很生气,如果他正在玩玩具,则会立即停下。

  有了当初的遭遇,斌斌对陌生人的警觉也显而易见。

  说话间,王文丽有事暂离了客厅。尽管已相处了一个下午,但面对记者去院中玩耍的请求,7岁的斌斌还是骤然警觉——他站在门口,双手拽着门帘,只向外探出半个脑袋,侧着耳朵四下搜寻,用胆怯的声音问:“妈妈呢?”

  直到母亲回到身旁,他才肯走进院子,摆出一个过招的架势,兴奋地笑出声来。

  关于学业 北京就读 仅差借读手续

  7岁的斌斌已到入学年龄,他该去哪上学?

  “斌斌想去北京读盲校。”王文丽说,去年事发之后,她曾接到北京市盲人学校的电话,表示斌斌可以前往就读。

  今年春节之前,王文丽曾带着斌斌来到北京,并在北京当地爱心人士王先生的陪同下,前往北京盲校实地探访。对于这次探访,王文丽很满意,“学校很大,设施也很完备。”

  “如果要在北京读盲校,还有一些诸如劳动合同、暂住证等手续要办。”王文丽说,在此之前,斌斌还曾接到山西当地盲校的邀请。因为斌斌入学最早也要等到今年9月,加之斌斌从没正式上过学,他们目前仍在考虑哪所盲校更适合。

  王文丽的说法得到北京市盲校办公室一位王姓老师的证实。其表示,学校确实曾与斌斌家人联系过,斌斌入学也应该是按正常手续走。考虑到斌斌入学还要等到今年9月,有关合同目前尚未落实,更多细节暂不便透露。

  而一直在帮助小斌斌的王先生也表示:“斌斌到北京盲校上学需要的材料已基本备齐,目前只剩一个借读手续需要办理。”

  令王文丽夫妇焦虑的,还有女儿瑶瑶上学的事。

  瑶瑶是斌斌的姐姐,今年11岁,目前读四年级,成绩中等。王文丽透露,若不出意外,他与爱人郭志平将在不久之后带着斌斌和瑶瑶来京。一方面是办理斌斌就读北京盲校的手续,另一方面也想在盲校附近为瑶瑶找一所合适的小学。

  “如果两个孩子都在北京上学了,丈夫可以在北京找个事做,我就可以照顾两个孩子。”王文丽说。

  关于学习 求知欲强 能心算五百以内加减

  客厅里,大人在谈话。斌斌坐在沙发上,将面前的两盒军棋倒在茶几上,再将棋子一块块垒回盒子里。而后,再打散,再垒齐。如此单调的过程,他却玩得不亦乐乎。

  在自己玩了约一个半小时后,斌斌终于放下手中的棋子,要记者出题考考他。“3+2-5”,他很快算出结果,并接连答对多道算术题。对于“224+224”,斌斌表示:“我想一想。”

  王文丽刚要提示,却急忙被他打断,“不要说,不要说!”十多秒后,他终于说出答案。

  “给我出五百以内的三位数减三位数吧。”斌斌不断要求增加难度。12道算术题里,他只答错了一道。

  “斌斌心算虽然慢,但是算得很准。”王文丽说,大人心算往往还得迟疑一下,只有7岁的斌斌准确心算三位数加减,着实出乎她的意料。

  对于“一斤棉花和一斤铁哪个重?”斌斌不假思索回答:“铁重!”

  一旁的王文丽和郭志平赶紧纠正。

  斌斌先是拗了一会儿,想想又似乎觉得大人说得对。他立即反过来问记者:“我也考考你,西瓜重还是菠萝重?一样一斤。”

  关于生活 独立吃饭 听手表报时算时间

  午饭时间,斌斌的舅妈端上来一盆“登高”。这是汾西当地一种花馍,三个蒸馍中间夹着两层大枣。每逢新年,当地人都会吃这种食物,寄望于新年能“步步高升”。

  饭上了桌,斌斌好奇地用指尖摸了摸:“馍馍。”

  王文丽取出一个花馍,撕下其中无枣的一片,递到斌斌手中,以防儿子被枣核卡住。捏着花馍,斌斌大口嚼了起来。

  一旁的大人也开始吃饭。除了偶尔喂几口菜之外,斌斌吃饭并不需要特殊照顾。

  吃到一半,他突然调皮起来,他将头支在沙发上,整个身子却钻到了茶几底下。见儿子吃完馍,王文丽将汤碗端到斌斌嘴边,准备再喂几口汤。哪知斌斌把脸一扭,佯装愠色。王文丽又搂住儿子哄了几句,斌斌这才双手捧起大碗,将汤喝完。

  2月14日是元宵节。晚饭时,舅妈煮好了元宵,给斌斌碗里盛了5个,放在斌斌面前。斌斌接过勺子,独自埋头吃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饿了,斌斌没再像午饭时那般调皮。一眨眼,一碗元宵全下了肚。就连碗里的汤,也被他喝个二净。

  “刚才吃了几个元宵?”记者问。

  “五个!”斌斌兴奋地伸出五个手指,大声回答。

  据王文丽介绍,在深圳住院期间,医院的工作人员曾对斌斌进行了心理疏导,并教会了他如何洗脸、叠衣服和上下楼梯。由于老家汾西的厕所不安全,斌斌如厕仍需王文丽陪同。除此之外,吃饭、穿衣和洗脸斌斌已可以自己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斌斌会将一块电子表凑到耳边,一按按钮,就能获悉时间。对于时间的计算,他也熟练掌握。

  令人感到意外的,还有斌斌的礼貌。

  记者将两瓶饮料递到斌斌和姐姐手中。斌斌接过,回了声谢谢。姐姐相对内向,没有做声。等喝了两口饮料,斌斌突然一捅旁边的姐姐,小声说:“跟叔叔说声谢谢。”

  关于亲情 关系依旧 与大伯共吃团圆饭

  轰动一时的8·24事件,警方侦破后认定,凶手系斌斌已投井自杀的伯母张会英。

  对此,郭志平夫妇并不认同,并表示两家关系“与当初一样,没受什么影响”。

  据郭志平介绍,事发之后,小斌斌的大伯郭志成就从村里搬了出去,改在汾西县县城卖水果。斌斌从深圳手术归来之后,郭志成还提了水果前来看望,并一起吃了顿饭。

  之后,斌斌与父母一直生活在山西霍州市什林村姑姑家中。就连大年三十,也在那里度过。而郭志成则在老家汾西县对竹镇乔家庄过年。大年初三,两家人在位于汾西县县城的斌斌舅舅家相聚,还一起吃了团圆饭。“那顿饭吃得很热闹,也没有觉得尴尬。”郭志平说。

  关于未来 心生梦想 “当警察 抓坏人”

  直到目前,郭志平仍会收到零星的捐款。春节期间,有不少爱心人士打来电话,要给斌斌压岁钱。

  “长大了想干什么?”记者突然问。斌斌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当警察,抓坏人。”

  “为什么想抓坏人?”记者又问。斌斌不再说话,只是低头玩玩具。而在事发以前,郭志平和王文丽从没听过儿子说过有什么梦想。

  尽管斌斌目前非常乐观,但郭志平依然忧心忡忡,不住地抽着烟:“就担心孩子再大点懂事了,情绪就变了。”

  自从出事之后,很少看电视的郭志平迷上了法律节目,对于其中的人情冷暖和种种不幸深感兴趣。

  盯着电视,郭志平突然问记者:“这里面都是真事吗?”

  再访案发地

  心存恐惧 家长不让孩子脱离视线

  2014年2月13日,山西汾西县府南社区。

  由于邻近幼儿园,下午5时,府南社区到处都是接孩子回家的家长。进入小区稍一打听,有家长指着路边一处低洼的院子:“小斌斌他们原来就在那租房。”

  这是一处5户人组成的院落,斌斌一家曾住在靠门第一户。门口白色瓷砖墙上,印着一个红色的“福”字。整个屋子空荡荡,只摆着一张床和一个柜子。

  “出事之后,大家都很害怕。”据院中租户邱女士介绍,斌斌一家案发后就搬走了。因为紧邻学校,院子里其余4户都租了出去,唯独斌斌家曾租住过的屋一直空着,无人问津。

  出了斌斌旧居,沿小区主路一直南行,路人渐渐稀少。行约1公里,转入一条盘旋下坡的小路,转过弯,半山腰闪出一小块平整的梯田。

  就是在这里,小斌斌失去了光明。

  据案发地附近的居民郭女士介绍,去年8月24日案发时,这里人烟稀少,尚无人居住。说起小斌斌的遭遇,她依然心有余悸。

  郭女士有一儿一女,都在汾西县一完小读书,大儿子10岁读三年级,小女儿7岁读一年级。

  “以前我可以放心在家里做饭,孩子放学不用接,但现在必须全程接送。”郭女士说,自从案发之后,她再也不敢让孩子独自在外面玩耍,而是买了很多玩具,让孩子写完作业也尽量待在家里。即便是带孩子外出玩耍,也不让孩子脱离自己的视线。

  为了确保孩子上学安全,每天早晨,郭女士都将两个孩子送到学校。中午将孩子接回来,吃完午饭再送回学校。到了下午,儿子和女儿放学时间不同,再分两趟接回家。

  “这样一来,我每天要在学校和家之间走十趟。”郭女士说,虽然这样很累,但也只有这样才能安心。

  站在郭女士家附近的崖边望去,原本盖在案发现场的一块塑料布已不知所踪。雪地里只剩下一块方桌大小的隆起,仿若一块伤疤,嵌在这黄土高原千沟万壑之中。

  事件回顾

  2013年8月24日傍晚

  山西汾西县6岁男童小斌斌被骗至野外,被人以残忍手段伤害致双目失明

  2013年9月3日

  警方利用DNA检测技术断定犯罪嫌疑人为斌斌伯母张会英。而在此前的8月30日,张会英跳井自杀

  2013年9月10日

  小斌斌在深圳成功接受义眼移植

  2013年12月12日

  斌斌从深圳出院,返回山西,今年暑假可安装导盲仪(记者 蒲晓旭)

  (来源:中新网)

 

        责任编辑 毕捷

我来说两句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